第3395章 突如其來的頓悟!

作者:烈焰滔滔 || 上頁目錄下頁 || 下載:TXT
    遠在南方的蘇銳此時并不知道,在遙遠的川中江湖發生著什么樣的故事。

    如果蘇銳得知,峨眉的不傳之秘《峨眉密卷》已經被他們的新任掌門主動送給了李悠然,想必會非常開心的。

    這個家伙面對著許燕清,竟然就這么站在山林里面,陷入了沉思之中。

    此時,夕陽漸漸落下,天色已經近乎全黑了。

    還有將近一個小時的山路要走,光線那么差,必然會讓這一條路充滿了曲折,不過許燕清卻并不著急,她對蘇銳也沒有絲毫的催促。

    看著陷入沉思之中的蘇銳,許燕清的神情反而充滿了贊嘆。

    在江湖世界的人眼中,實力為尊,越是厲害的人,越是會得到更多的尊重。

    就像是許燕清一樣,她可不會在意張玉寧又娶了幾房姨太太,她也不會因為束力銘又多賺了多少錢而感嘆,更不會因為歐陽健圈了多少地、蓋了多少樓而心生羨慕,她若是佩服一個人,那么必然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此人實力很強!

    很簡單甚至很單一的評價標準,可是,這也正反應出了許燕清那直來直去的簡單性格,不是么?這樣與世無爭,不去理會世俗中對一個人的評價標準,不也是一件很難辦到的事情嗎?

    許燕清真的越來越欣賞蘇銳了,她也終于理解到,為什么露天心前輩會把蘇銳收為傳人在蘇銳的身上,有著太多的閃光點,而這些閃光的地方,則是他的同齡人身上極難發現的。

    他堅韌、強大,還悟性極高!

    如果蘇銳剛剛不問出這個問題來,就連許燕清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她常年居于山中,每日和大自然零距離接觸,已經隱隱的形成了一種本能,會把自然之物當成她身體的外延,因此,在行走的時候,她會很輕松的避開那些枯枝和灌木叢,如履平地。

    這是一種玄而又玄的感覺,但卻又是真實存在著的,許燕清也是在不經意間解鎖了這項成就,現在回想起來,連她自己都覺得很奇妙。

    蘇銳也是很敏銳的把我了機會,在那一道靈光劃過腦海之后,他立刻將之緊緊抓住,沒有放任其溜走。

    武學上的頓悟,從來都不是傳說,否則的話,那些功夫又是怎么被創造出來的呢?

    這里不是仙俠或玄幻世界,但是卻同樣有很多的武學天才!而蘇銳,一定是其中之一!

    足足幾分鐘過去,蘇銳才睜開了眼睛,表情之中帶著一絲無奈,也帶著一絲釋然。

    他長長的出了口氣,露出了一絲苦笑。

    “怎么了?你想到了什么?”許燕清問道。

    “這一趟沒白來,燕清姐,多謝你了。”蘇銳很認真的說道,這是他今天第三次跟許燕清說謝謝了,而每一次,都是真心實意的。

    而這一次,許燕清仍舊擺了擺手“都說了不要說謝謝,你能夠悟出一些東西,是你自己的悟性高,我并沒有教給你什么的。”

    這話在理,也不不全對,如果不是她的無心演示,那么蘇銳又怎么可能擁有頓悟的前提?

    “我想通了一些事情,但是想通歸想通,想要辦到,卻是千難萬難。”蘇銳說道。

    “不妨說

    說看。”許燕清也是對武學極感興趣,一聽到蘇銳這么說,也不走了,兩人干脆就站在光線漸暗的林間討論了起來。

    “燕清姐,如果把你的這些步法全部總結一下,再加上你對這自然之物的感知,極有可能形成一門極為靈動的輕身功法,而這種輕身功法非常適合在叢林的環境中施展,一旦用出來,那就是叢林之王,在這種環境里面根本不可能有敵手的。”

    許燕清聽了,沉思了幾秒鐘,說道“說的很有道理,只是……也很有難度的。”

    “是啊。”蘇銳露出了苦笑“其實,總結你的步法并不難,最大的難點是你對大自然的感知,這種境界可不是想練就能練成的。”

    蘇銳也知道,許燕清在山間隱居了足足二十九年,才達到了今天這境界,這同樣也是大自然給她的饋贈了。

    所以,他之前才會覺得無奈,除非另辟蹊徑,否則的話,他可沒有時間在山林之中隱居這么多年,這一次的頓悟也就成了白費了。

    “不要放棄,可以再想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別的答案。”許燕清說道。

    “好。”蘇銳點了點頭,笑了笑,他的心情還是挺好的,不管怎么說,這一次都算有收獲。

    說著說著,他又咳嗽了兩聲。

    許燕清立刻說道“你這咳嗽的聲音很不正常,肺部一定受了傷,我們得加快點腳步了。”

    她絕對是個外冷內熱的人,別看表面上看起來冰冰冷冷,不茍言笑,可是,一旦把某個人當成自己人,這許燕清就發自內心的想要對他好。

    當然了,這是一種很純粹的情感,并沒有包含其他的不健康的想法。

    同樣的,蘇銳對這個身材婀娜的姐姐也不會有任何旖旎的念頭,這是兩個純粹的人。

    “燕清姐,我以前也受過不少次這樣的傷,基本上休養上個把月的時間,也就沒什么事情了,所以不用擔心。”蘇銳笑著說道,同時深一腳淺一腳的跟在許燕清的身后。

    后者雖然嘴上說著加快速度,可是腳步卻不自覺的放慢,一直在遷就著蘇銳的前行速度,真是個很貼心很仔細的姐姐。

    “不一樣的,時間長了,就會落下病根的,日積月累,這種傷勢就很難再像以前一樣快速痊愈了。”許燕清說道。

    “哎呦!”就在這個時候,蘇銳被一條藤蔓絆到了,趔趄了一下,整個人失去了重心,朝著一側摔了過去。

    這時候,許燕清眼疾手快,直接跨出一大步,一把攙扶住他的胳膊“沒事吧?”

    蘇銳幾乎是倒在了許燕清的懷里面,為了掩飾尷尬,他使勁地咳嗽了兩聲“沒事,沒事,燕清姐,是我不小心,咳咳。”

    聽到蘇銳這接二連三的咳嗽聲,許燕清皺了皺眉頭“你的傷勢是不是又加重了?我聽你這咳嗽聲和之前有點變化……”

    蘇銳根本沒法解釋,只能連忙說道“不不不,不是這樣的,燕清姐,我們接著走吧……”

    還好,天色幾乎已經完全黑下來了,許燕清并不能夠看清楚蘇銳那通紅的臉色和尷尬的神情。

    如果有光線的話,蘇銳可能還不會狼狽的摔倒,可是,今天晚上偏偏月黑風

    高,幾乎就要伸手不見五指了。

    在這種破天氣之下,蘇銳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里面,又接連摔倒了好幾次,但是每次都是在即將接觸地面之時被許燕清拉住。

    蘇銳每回都要尷尬一次,但是偏偏人家還不讓他說謝謝。

    嗯,都是自己人,別想太多,別想太多了。

    “我拉著你走。”許燕清說道。

    “不用了吧……”蘇銳剛想拒絕,肘部就已經被許燕清拉住了,聽到后者說道,“我來帶路,你跟我走就行。”

    終于,在許燕清的帶領之下,蘇銳順利卻別別扭扭的走出了這片山林,來到了半山腰。

    月亮也漸漸的從云層后面浮現出來了。

    “好了,前面就是了。”許燕清說道。

    同時,她伸出手,指了指某個位置,大概還有一千米的樣子。

    不過,望山跑死馬,這直線距離的一千米可能還得走上挺久的。

    “燕清姐,你每次出山都這么麻煩,會不會覺得很累?”蘇銳問道。

    “不會累,完全不會。”許燕清毫不猶豫的說道,“有些時候,在這里住的久了,會覺得外面太吵,噪聲太多。”

    蘇銳點了點頭,不過也幸虧是許燕清藝高人膽大,否則的話,就剛剛那月黑風高的一路,換成個成年男子估計都沒膽量走下來。

    “對了,燕清姐,你后來又找過男朋友嗎?”蘇銳又問道。

    他之前在路上和許燕清閑聊了幾句,也知道了對方為什么會隱居此地二十九年。不過……二十九年啊,即便這里再安靜,風景再好,每天面對同樣的景象,應該也是會膩的吧……蘇銳明白,這許燕清的心里面,還是有一個結,解不開啊。

    “當然。”許燕清也沒有任何掩蓋的意思,她說道“不過都不長久,貪圖我美色的成分居多一些。”

    蘇銳苦笑著點了點頭,在他看來,確實是這樣,許燕清的外表和身材都仍舊是上上之選,時光并沒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什么痕跡,反而平添了一股讓少男們無法拒絕的氣質,這樣的話,男人們必然會更容易被她的外在所吸引。

    外在的分量多了些,那么關注內在的精力就少了些,其實,蘇銳就算是不問,也能大概猜個差不多根本沒有哪個男人愿意和許燕清住在這深山老林之中,對于一個生長在正常社會秩序中的人而言,這樣的生活偶爾過一過還行,可若是時間久了,絕對會把他們給逼瘋掉的。

    所以,這許燕清要想找到真正對她好的那個人,真的不容易,更何況,在她的內心里面,還橫著一道坎,她自己都還翻不過去呢。

    許燕清看了蘇銳一眼,臉上的線條又柔和了一些,她說道“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其實,當我把長刀從刀鞘里拔出去的時候,就已經放下所有過往了。”

    “那就好,這世界上……其實沒什么事情是要糾結一輩子的。”蘇銳點了點頭,不過他也知道,許燕清的生活方式如果沒有什么改變的話,那么以后也很難找到相伴一生的人。

    總算快到許燕清的居住地了,蘇銳忽然覺得,接下來可能會有驚喜等著自己……
其他書友在看:最強高手混校園 異界藥師在都市 我的外星農場 技能兌換系統 我身體里的家伙們 都市純情霸主 賭闖天下 位面的無限劍制
彩民今晚体那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