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人生也有彩票

作者:中秋月明 || 上頁目錄下頁 || 下載:TXT
    坐電梯上樓的時候,相互打量,錢多多真沒好意思把手伸過去牽著,湯云裳也有點不知道把手往哪放,抬手就想摟錢多多肩膀,開玩笑時候挽手還蠻嫻熟的,這會兒有點嫌這牛仔褲褲兜不好揣了。

    還好到了電影廳,錢多多低估了大學生戀愛密度,到處都是情侶,售票柜臺前面更是排著長隊。

    湯云裳習慣性指揮:“現在都是網上訂票了,我去訂票機那邊搗鼓,隨便選場啊,你去買可樂爆米花。”

    錢多多看眼那些人數稍少的取票觸控屏,有點新鮮的想看看。

    湯云裳多熟悉他了:“有的是機會給你慢慢研究慢慢看,今天第一次,我們就保持個約會的狀態,ok?”

    錢多多連忙點頭,到同樣需要排很長的飲料爆米花隊伍后面站著,不由自主的回頭看十幾米外那個白襯衫的身影,結果湯云裳也在回頭看他,嘿嘿一笑有點百媚生。

    五光十色的影院大廳都變得更燦爛了點。

    趕緊收回目光,好像根本不覺得這種排隊有什么難捱。

    過了會兒又忍不住轉頭看,這次湯云裳沒回頭,但錢多多明顯發現好多人都在偷看她。

    身材高挑的女生本來就容易吸引目光,她今天這襯衫有點偏中性,扎在褲腰里,牛仔褲又有點修身,她那運動屁股挺顯眼的,雖然側面肯定不咋地,卻有點背影曲線。

    一看就是挺好生養的感覺。

    老實說,這種穿法有點土,或者說復古,二十多年前港片可能這么穿。

    但她穿出來就是有種颯爽的利落,好些人都想看她轉回來頭來是不是背影殺手。

    所以盡是些裝著不經意晃來晃去的目光,錢多多就是能感覺到。

    心頭有點小虛榮。

    把自己的襯衫和牛仔褲都稍微整理了下,可不能丟人。

    湯云裳不一會兒晃過來笑瞇瞇:“帥哥,插個隊可以不?”

    錢多多自然得配合:“如果親一下呢,可以考慮下。”

    周圍好多目光都有點驚奇,但看看他倆穿著也想得到認識吧。

    誰知湯云裳才不按照套路走呢,立馬變臉一手揪了錢多多的耳朵:“丫的臭流氓!這么多人你還敢調戲人……”

    真叫趙曉雅、周鈺林來這么臭罵,她們沒這個味兒,周圍嘩了下有點側目,看著這男生被高個兒妞兒拖出去,錢多多叫苦不迭:“喂喂喂!真扯……耳朵呀!我排了好一會兒呢!”

    湯云裳變臉快,喜笑顏開的幫他把耳朵吹吹拍兩下:“還是這樣習慣些,裝著溫柔的樣子很別扭!”

    錢多多還想回去排隊,被湯云裳一把就拽回來,那種召之即來的感覺很沒面子的,湯云裳甚至順勢鎖了他的脖子拖著走:“馬上就開演,懶得買了!”

    這也行,省點是點,剛才錢多多已經腹誹過這電影院吃喝標價不便宜了。

    坐進那種一兩百人的小放映廳,錢多多才知道是恐怖片,立馬腳下有點想往外溜,湯云裳開心極了,鎖住他的脖子坐下:“乖乖的,你看看,這個廳都爆滿了!男生都在打什么主意,你怎么就不知道抓住機會呢?”

    前面座情侶估計聽見了,噗嗤笑。

    錢多多丟臉的坐好,可這心情就有點七上八下,本來看電影就少,未知的新鮮感更容易忐忑。

    湯云裳為了防止他跑,掀起中間的扶手,挽住他胳膊,還在耳邊模擬陰風陣陣的環境,反倒把錢多多逗笑:“好,行了行了,坐正點。”

    湯云裳松開手埋怨:“好不容易有點狀態,你又開始裝正人君子!”

    錢多多連忙檢討:“只是叫你稍微坐正點嘛。”

    前排的情侶沒忍住又噗嗤,這回女生還偷偷回頭看了,但錢多多懷疑男生早就偷看過湯云裳。

    果然就像湯云裳表達的那樣,這片子剛剛開始,只放了個片頭出現標題,全場的女生就熱身似的尖叫一片,錢多多茫然的側頭看看女朋友:“這有什么恐怖的?”

    隨著劇情展開,卻有點出人意料,這樣一部原本應該處處充滿驚悚的喪尸片,卻一直都在拷問人性,當災難來臨的時候,生死抉擇的時候,該如何面對。

    戀人之間,父女之間、夫妻之間,甚至素不相識的路人之間,只能活一個的時候,成全別人還是顧著自己?

    很少追劇,更是和電影院絕緣的錢多多,像個鄉下孩子第一次感受到光影藝術魅力般,緊緊注視著聲臨其境的銀幕,看得極為認真投入!

    也許他在中小學不多的幾次電影觀看中,還沒建立起自己的鑒賞力,也沒看到這樣扣人心弦的作品,哪怕大學了在室友們的電腦上看過些大片,跟電影院還是兩碼事。

    其實湯云裳早就在網上看過這部很火的喪尸片了,所以她把目光全都給了錢多多,看五彩斑斕的光影映在這個男生臉上。

    他的臉上只有專注,沒有很多同齡人臉上玩世不恭的瀟灑,沒有高高在上的批判眼光,就是用孩童般好奇真切的目光神態投入到劇情里。

    和其他觀眾一陣陣驚呼**迭起不同,錢多多臉上只有跟隨劇情跌宕起伏的表情變化,特別是主人公為了挽救自己的女兒,在自己也感染病毒即將變成喪尸的剎那,理智消失前的瞬間,拼命的把女兒送進安全的地方,把自己隔離在外面,眼淚水就不由自主的浸出來,順著臉頰往下滴。

    沒有夸張的大呼小叫,就是這點真情流露,讓湯云裳悄悄把手伸過去,抓住他的手指。

    錢多多驚醒了下,連忙有些不好意思的使勁抹臉上淚水,湯云裳另只手也幫他抹掉淚痕,然后自己把目光回到銀幕上。

    沒了壓力,錢多多趕緊迫不及待的隨著最后的情節,一直看到劇終。

    電影確實不錯,到處都有女生抽泣的聲音,錢多多在陡然變亮的放映廳還有點吃驚,想遮著自己的臉,湯云裳牽著他的手小聲:“很好啊,能被電影感動的人內心都是柔軟的,我覺得很好啊。”

    錢多多才嘿嘿的放下手:“我很少看電影,很好看。”

    湯云裳提議:“那我們以后經常來看電影?”

    錢多多遲疑下點頭:“只要不耽誤學習工作就行。”

    湯云裳開發男朋友的娛樂屬性:“我們是人不是機器,上帝造人都有禮拜日休息,你想做圣人嗎,成天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到學習工作中,你覺得這樣的人生就完全正確嗎?”

    錢多多搖頭:“沒有沒有,我只是覺得現在找到了方向,就爭分奪秒的想把事情做好。”

    湯云裳擺老資格:“欲速則不達呀,小同志,我們游泳項目很講究一個節奏感,如果只為了搶速度,飛快的亂劃一氣,很容易讓自己的呼吸紊亂、節奏紊亂,最終反而效率很低,不是哪個偉人說了要學習還要會休息嗎,你不能脫離群眾吧。”

    錢多多覺得這也挺有道理的。

    隨著熙熙攘攘的觀影情侶們走出來,好些女生還在感情豐沛的抽抽,男生也有不少跟錢多多類似帶點動容痕跡,像湯云裳這樣兒沒心沒肺的神態自若,多半都是看過的,但也保持了深情感嘆人性光輝陰暗的神態。

    所以錢多多終于發現:“你怎么一點都沒有感覺,不好看?”

    湯云裳的說法是:“我看你呀,桃子一直都說你是個善良的人,所以剛才一直看著你看電影的樣子,我覺得那比電影更打動我。”

    錢多多又有點不好意思了:“沒見過世面,這年頭還有沒怎么看過電影的土包子。”

    湯云裳很自然的挽住他胳膊,不去擠很多人的電梯,示意錢多多走樓梯:“是有點難以想象,窮到一直沒來電影院看過?城里面還有這種情況?”

    錢多多點頭解釋:“哪怕有這樣那樣的原因,我都不算最窮,我知道城里有些區域貧困生更多,偏遠地區就更不用說了,只能說我很幸運,基本的教育還是保證了的,可其他生活開支就很緊張了,大三以前一直在小超市打工,每周有兩百多塊的收入,我還在存錢考駕照,肯定從來沒想過去看電影……”

    湯云裳那么喜歡測試人心,肯定能辨別出男友的說法真偽,步行下到商業中心大堂,錢多多正準備往地下停車場走,她挽著柔聲:“就這么走著送我回去,挺好的。”

    錢多多有點心疼這商業中心的停車費,但還是走了:“喏,窮透了的那些記憶就刻在這些地方了,哪怕我現在不差這二三十塊錢的隔夜停車費,也不差機場那幾百塊停車費,我就是會本能的想省下來,能挪到免費的地方就不想花這冤枉錢,可能有人會瞧不起我這種摳門,但我想我珍惜錢,卻不吝惜吧,該用的我都會用。”

    湯云裳慢慢點頭:“女生里面也有家庭條件不好的,但第一次聽到這么詳盡的窮人手冊,這也算是開眼界。”

    錢多多笑:“一般來說開眼界是往高處看,貧窮算低洼,其實到處都有,哪怕在平京首都,一樣有差別,可我還是很感謝這段貧窮的經歷,讓我意識到金錢的重要,更意識到錢掌握在不同人手里,會有不同的用法,總之經歷過的一切都不會白費,只要認真生活,遲早那些經歷都用得上。”

    湯云裳嗯,慢慢走著回去其實也不過幾百米,可眼瞅著就要走到小區樓下,她突然想起來:“我覺得你說得有道理,我們應該把車停到免費的地方,現在回去開車吧。”

    錢多多笑了:“要不我一個人走回去取,兩個人再走一趟不科學。”

    湯云裳心領神會的扭他一把胳膊:“我想練腿不行嗎?”

    能找到個不計較距離,一起壓馬路的女生,還高挑漂亮,還家財萬貫……

    這真是跟中了彩票差不多。
其他書友在看:戰艦攻略 大帝問道 火影之弒血行 魔武撼天 盜墓狂徒 凡間世 末日守則 戒律之喪尸末日
彩民今晚体那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