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三兩下就能搞定

作者:煮酒論咖啡 || 上頁目錄下頁 || 下載:TXT
    以等待理事會做出決定為由,唐鋒和戴安娜在亞特蘭蒂斯待了將近一天。

    戴安娜是這個世界的正牌神靈,不需要任何的特殊手段,就能在水里正常呼吸。

    唐鋒則不行,還要以念力隔絕海水,呼吸監獄里的空氣。

    戴安娜也不愿意長時間泡在海水里,便老老實實待在唐鋒的念力氣泡里默默修煉,幾乎是寸步不離。

    在此期間,海王再就沒有露面,待客之道非常差勁,似乎壓根就沒有與唐鋒二人進一步交往的那種意思。

    唐鋒倒是知道,這哥們就是此種性格,不拘小節,我行我素,但本性不壞,常年守護著在海上討生活的一些漁民。

    不過嘛,這種性格還是跟唐鋒有點不對付的,反正是不太可能成為好基友的。

    也就使得,唐鋒對于一年后有可能發生的以海王為主角的那部分故事劇情,有一點不感興趣了。

    到時候再說吧,關鍵要看,有沒有相應的系統任務,或是能讓自己動心的某些好處……

    第二天,深海之下的亞特蘭蒂斯還是相當平靜,但下午兩點左右,唐鋒的念力探查到,二號母盒產生異狀,盒體微微開啟,出現了頻率極高的震蕩,并向外釋放出某種訊號。

    這種異常,當然把維科,湄拉等人也給驚動了,他們前來詢問唐鋒:這代表了什么?

    “荒原狼馬上就到。”

    唐鋒的回答毫不客氣:“以你們防護力量來看,他三兩下就能把盒子搶走。”

    原劇情里就是這樣,湄拉和海王都與荒原狼交過手,在海底世界,仗著主場優勢,還是被荒原狼三兩下干敗了,小孩子一樣沒多少抵抗力量可言。

    湄拉默不作聲,海王雖然也沒有講話,但表情上明顯的很不服氣。

    維科老謀神算,比較理智,立即問道:“我們該做些什么?”

    “現在就把母盒交給我,荒原狼感知不到,說不定就不會來了。”

    唐鋒也就是隨口一說,心中清楚,他們是不可能,目前來說也沒有權力做出此種決定的。

    果然,維科想了一下,還是輕輕搖頭:“加強戒備,準備迎戰吧。”

    湄拉淡淡地看了唐鋒一眼,便轉身而去,要去安排手下把安置母盒的禁忌之地重重地包圍起來。

    “抱歉,我們只能這樣。”

    維科向唐鋒致歉道:“因為亞特蘭蒂斯缺了一個能夠當機立斷的王。”

    “沒關系,我早就料到了。”

    唐鋒點頭表示理解,這種事怪不到誰,也沒有任何可指責的。

    只能說,國不可一日無君,除了國王,其他人都沒有一言決斷的那種權力。

    海王從身世,身份和能力上來講,都能算得上王位的第一繼承人,但目前階段,他完全是不著調不靠譜一種感覺,明顯的,無論從哪個方面上來講,都沒有做好承擔這份責任的心理準備。

    嗡……

    二號母盒的振動頻率逐步加強,攪動著千米范圍之內的海水,魚蝦紛紛逃竄,想要盡快離開讓它們感覺極不舒服的這片區域。

    但它們,像是完全喪失了最為本能的方向感,沒頭蒼蠅一樣竄來竄去的,總是在原地打轉。

    以湄拉為首的近百名護衛,心情狀態也是越發緊張,母盒發出的這種振動,似乎能擾人神魄,在心里制造慌亂和恐懼,思想上難以集中。

    呼……

    一道粗大光柱自天而降,直插深海,速度快到了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一樣,直接出現在安放母盒的禁忌殿堂之中。

    荒原狼來了,他可以通過這種傳送光柱,自星空中降落地球,也可以乘坐它直接返回大氣層外的星際戰艦。

    幾名亞特蘭蒂斯護衛戰士,手持武器,朝著傳送光柱靠近過去,但距離在十米開外,其中一個戰士便被一只大手抓住了腦袋,輕輕一扭。

    咔嚓,他頸骨折斷,接著被這只大手甩飛出去。

    手持戰斧的荒原狼自黑暗中現出身形,根本不是從光柱里走出來的。

    他身披戰甲,頭戴利角戰盔,面孔猙獰,目光兇狠。

    他轉頭看了一眼擺在石柱上的母盒,心中一輕:幸好,這個母盒還在。

    接著一斧子揮出去,把另一個沖到近前的護衛戰士斬殺當場,便朝著母盒游了過去。

    呼哧!

    湄拉靠近過來,施展她的特殊能力,把大片范圍的海水排空出去,荒原狼沒有了海水的承托,噗通一下,自半空中摔落下來。

    荒原狼能力超強,但他本身,并不具備飛行或浮空能力,在星球引力的作用下,還是會像個秤砣一樣重重地掉落在地。

    不過,湄拉也就是這一下占到了便宜,緊接著,荒原狼飛縱而起,瞬間穿過幾十米距離,把湄拉一拳擊飛,海水的阻力也不能替她化解力道,她的身體撞到殿堂石柱上,石塊碎裂,整個人深陷于石柱之中。

    看得出來,這一拳有多重了,好在,湄拉也屬于半神之體,這種打擊還是能承受得住。

    奇怪的是,荒原狼明明有能力殺死她,不曉得為什么,并沒有沖她揮動戰斧,用的僅僅是他的拳頭。

    海王魚雷般竄過來援助湄拉,仗著水中的靈活性,先是躲過了荒原狼投擲的飛斧,身體靈巧一轉,又躲過荒原狼的拳頭,繞到他的身后,一把扯住戰盔的一只尖角,把荒原狼拽得身體后仰。

    緊接著,海王又是一記膝撞,重重頂在荒原狼的腦袋上,把他頂得漂蕩出去十幾米。

    “不怎么樣嘛……”

    海王占了點小便宜,這一刻,還以為唐鋒言辭夸大,這荒原狼看起來并不是多么可怕。

    但接下來,他就嘗到厲害了,他那一身強壯肌肉,在正常人里稱得上猛男形象,但與三米多高的荒原狼比起來,就成了細胳膊細腿,如同小學生站在姚明面前。

    轟隆!

    高興了不到兩秒,海王便被竄回來的荒原狼一拳擊飛,和湄拉一樣撞中了一根巨型石柱。

    對男人,荒原狼似乎下手更狠,這一拳,讓海王直接把石柱撞得徹底斷裂,而且是支撐整座殿堂的主要支柱。

    石塊迸飛,石柱斷裂,整座殿堂隨之垮塌,周圍的護衛紛紛躲避。

    荒原狼完全無視頭頂上方砸落下來的巨石,朝著飄蕩在水中的母盒游過去,眼中蘊含著某種深情,沖著母盒伸出了他的大手。

    母盒一旦落到他的手中,就會和原劇情里一樣,立即乘坐傳送光柱返回星際戰艦,過程極快,誰都無法阻擋。

    最起碼,亞特蘭蒂斯的這幫人都是沒辦法,也沒能力阻止的。

    可現在,二號母盒像是被一根無形的繩索拴著,猛地向前一竄,荒原狼的手指擦著母盒,只差幾毫米就能碰到它了。

    母盒被這根無形繩索扯動著,以極快的速度飄向殿堂之外的幽深海域,在荒原狼的視線內越變越小,眨眼間化作了一個難以辨識的小黑點。

    “不!”

    荒原狼不能在水里講話,也是忍不住大吼一聲,身子一躥,無所顧忌地朝著母盒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殿堂這邊,海王和湄拉還有些暈頭轉向,躲避著落石聚到一起,在水中默默地對視一眼。

    他們這才知道,敵人的力量有多么強大,也才真正明白,唐鋒之前所說的‘三兩下就能搞定’是什么意思了……
其他書友在看:從超神學院開始的服裝生意 萬界之主角獵殺者 無限位面大抽獎 暗夜破界 神畫畫 星宇戰兵 千島世界 我在末世打紅警
彩民今晚体那肖中特